返回

护阳殿拜师(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护阳殿拜师(上) (第1/3页)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第四天。

  

  房间中央的楚白双目紧闭,面色有些苍白的打着五行拳,他已经连续修行暗劲超过五个半小时了,身体的疲倦感犹如潮水一般侵袭着楚白,但是楚白依旧咬牙坚持着。

  

  因为此时的楚白正经历着一个极为重要的关头,楚白感觉自己的精神对肉体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只要精神再强大哪怕一丝,就有可能突破!

  

  这时,双目紧闭的楚白突然睁开双睛,他钢牙一咬,眼中现出了一丝坚定,然后他拼尽全力的开始压榨起身体来,楚白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连身体也都出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终于,在他不计后果的压榨下,他的身体中终于又冒出了一缕微弱的内气来!

  

  此时的楚白已经到了一个既重要又危险的时刻,过去楚白能无间断修行五个半小时的暗劲,靠的就是他强大至极的体魄,是他身体中磅礴的生命精源在支撑着他巨量的精神消耗,身体不够强大的普通修行者,可能不间断修行一个小时后就要停下来休息,然后等到第二天身体完全恢复了之后才可以继续,因此古代武者修行暗劲是要花费大量时间的,有钱的人还可以通过吃人参灵芝之类大补之物来缩短恢复时间,穷一点的就只能靠一点一滴的水磨功夫了,这也是古代穷文富武的说法来源,想要练出一些名头来,除了出色的天赋以外,财力也是极为重要的。

  

  而像楚白这种可以不间断修行五个半小时的,放在古代,那是根本不可想象的,这不是简单的五六倍的差距。人的精神越是练到后面就越是容易感到疲倦,同时就越是需要大量内气来滋养,这一来二去,二者之间的差距就有数十倍之多!而且这二者之间的修行效率也是天差地别,古人修行暗劲那都是以年来计算的,而楚白只用了区区几个月,就可以达到了修成暗劲的边缘,这正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但是即使以楚白的体魄,修行到现在这个程度,身体也已经几乎达到了极限,现在楚白再次压榨身体逼出一缕内气,其实正是楚白破釜沉舟,勇往无前的体现!

  

  这也符合他的性格。

  

  这最后一缕内气在楚白控制下缓缓流到大腿肌肉处,立刻就化为一缕暖流再次滋养了楚白集中在那里的精神。

  

  这最后一缕内气的滋养,就仿佛是把绝世宝剑铸成前的最后一锤子,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刹那,楚白感觉自己的精神像是得到了某种升华!

  

  所谓暗劲就是对劲力的控制,控制劲力的本质就是控制肌肉,意图将一大块肌肉细致且更有效的利用,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精神!

  

  这一刻,楚白感觉到了!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像是深根发芽了一般,深入到了大腿肌肉群内部,楚白甚至感觉他可以控制大腿肌肉群中任何一块肌肉,换句话说,每一块肌肉都可以在楚白的控制下单独发力!

  

  腿部的“辨劲”成功了!

  

  突破后的那个瞬间,楚白还来不及高兴,他的身体就先支撑不住,他无力的向后倒去,摔在地板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声音。

  

  楚白虚弱的躺在地上,他虚弱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但是他却笑了,他张开嘴巴无声的大笑着,身体突破时那个瞬间是那样的美妙,楚白感觉整个精神都仿佛是升华了一般。

  

  咔嚓。

  

  就在楚白还沉浸于突破时的喜悦之时,闭关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接着楚白就感觉到了一条湿漉漉并带着倒刺的舌头,在不断的划过自己的脸颊,楚白勉强睁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对着一脸焦急的白沙说道:“白沙,灵素液。”

  

  白沙会意,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不一会儿就把装有灵素液的保温瓶用尾巴卷着拿过来了。

  

  “不用太多,一点点就可以了。”

  

  在白沙的帮助下,楚白只是少量的抿了一口灵素液,就不再多喝了,因为楚白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个状况不同以往,现在自己的问题是体内精源损耗过度,用来疗伤的灵素液对现在自己这个状态帮助不大,最多只能有限的恢复一点身体行动力罢了。

  

  喝过灵素液之后,楚白又在地上躺了几分钟,待灵素液在身体中起了一些作用之后,他终于能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身体亏空,在没有人参之类补身体的药物情况下,楚白能想到的恢复之法,也只剩下了食补这一种。所谓吃啥补啥,在楚白的想来,肉体亏空,自然是要通过吃肉来弥补的。

  

  精源损耗过度,那是一种有力却使不出来的憋屈感,楚白扶着墙艰难的走到桌边坐下,颤颤巍巍拿起筷子就想去夹肉,但是楚白太虚弱了,前后努力夹了数次才勉强把肉夹起来,此时的楚白感觉自己比一个七老八十的普通老人还不如!

  

  “喵。”白沙踩着椅子坐到楚白身边,有些担忧的看着楚白。

  

  “没事。”

  

  与白沙说话的功夫,楚白筷子上的肉又掉了下来。

  

  楚白苦笑一声,他干脆就放下筷子,改用手来抓肉。一连吃了两大碗肉以后,楚白才停止进食。

  

  吃饱了饭,待楚白感觉身体稍微好受了一些以后。他把目光转向了乖乖蹲坐在旁边椅子上的白沙。

  

  此时的楚白,心中十分庆幸门外有白沙守着,如果没有白沙及时发现并给他送来的灵素液,楚白还不知要躺倒什么时候呢,错过了补身体的最佳时机,身体可能真的会留下什么不可弥补的后遗症也说不定。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古人过去闭关的时候,通常都会找一个最信任的人来给自己当护法的原因了,一旦闭关者在闭关中出现了什么万一,护法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而白沙在无意间就给楚白充当了一次护法的角色。

  

  楚白把手擦干净,轻轻的摸着白沙的脑袋,道:“白沙,这次,真亏有你在,真的是谢谢你了。”

  

  这已经不知是楚白第几次对白沙道谢了。白沙也还是像往常一般轻声叫了一声,然后用自己的脑袋轻轻蹭了蹭楚白的大手。

  

  本来楚白还打算强打精神跟白沙玩一会儿,但是在白沙的催促下,还是乖乖的回去睡觉了。

  

  这一觉楚白足足睡了有15个小时,等楚白醒来时,他不仅嘴里感到口干舌燥,腹中还比传来阵阵饥饿感。

  

  楚白坐起身来,稍稍活动了一下,感觉虽然身体确实恢复了不少,但是其中虚弱感依旧还存在。即使是楚白这样的体质,在经过这种极限压榨身体潜力的做法后,还是给他身体留下了巨大的后遗症——唯一庆幸的是,这个后遗症应该是可以恢复的。

  

  这也就是楚白了,这要是换做是过去任何一个普通人,无论是拳王也好,兵王也罢,这样鲁莽做法的唯一后果就是会留下永生不可磨灭的后遗症,然后下半辈子老老实实在床上当个病痨鬼。

  

  楚白站起身,刚来到客厅,就看到了刚从主卧中出来的白沙。

  

  “早,白沙。”

  

  楚白向着白沙打招呼道,同时也看了一眼看上挂在客厅墙头的时钟,上面显示着七点四十七分。

  

  “喵喵?”

  

  白沙快步来到楚白身前,关心的冲楚白叫道。

  

  “我的身体吗?已经好多了,虽然还是有点虚弱,再修养二天应该就会好的。”楚白蹲下身子,对着白沙说道。

  

  白沙听后想了想,然后就用尾巴指了指一旁的桌子,本想让楚白先去吃点东西,却不料她刚扬起尾巴,尾巴就被楚白一把抓在手心。

  

  白沙的尾巴与过去家猫的不同,不仅长度惊人,还十分的粗壮,但上面遍布肌肉却不硌手,反而很柔软,摸起来软软的,热热的,令人爱不释手。

  

  被抓住尾巴的白沙有些迷惑的看着楚白,她不明白楚无缘无故抓她尾巴干什么,这也就是楚白了,要是换个人来,不说抓,光摸一下,白沙的爪子就抓过去了,要知道猫的尾巴是很敏感的,不是最亲密的对象是绝对不能碰的。

  

  “白沙,你的尾巴这么灵活为什么还这么软?我还以为会跟鞭子一样硬呢,对了,你的尾巴这么软,用来攻击的时候不会弄伤自己吗?”

  

  说着,楚白又好奇的捏了捏。

  

  白沙有些无奈,她本想打开楚白的手,但是看在他受伤未愈的情况下,她也只能轻声向楚白埋怨了一声,又推了推他,让他快去吃东西。

  

  “好吧,好吧,我马上去!”被再三催促的楚白有些不舍放开白沙的尾巴,先是喝了点水,然后才来到桌前。

  

  经过四天努力,那只半人大的变异兔已经被楚白吃的差不多了,如今放在楚白面前就是仅剩的半碗兔肉,而且是已经不再新鲜的那种。

  

  很快,楚白就把那半碗兔肉给消灭了,他摸了摸自己半饱的肚子,显的有些忧愁。

  

  “喵?”

  

  一旁的白沙看到楚白摸了肚子,就又来关心道。

  

  “确实没吃饱,可能要你……不对!不用你帮,我自己就可以出去狩猎。”话说到一半的楚白,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连忙就改了口。

  

  但是很快就被白沙无情拒绝,白沙的理由很简单,楚白现在的身体在市区内出没实在太危险了,即使这里只是市区边缘。

  

  白沙的理由有理有据,楚白完全找不到可以反驳的地方。

  

  楚白的脸顿时就垮下来了,在自己无法出去捕猎的情况下,能提供食物的就只剩下白沙了,他可没忘记在他以前重伤的时候,白沙所提供的食物,什么大蜘蛛,大蚂蚱,那种味道,楚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白沙,这次不要再给我带虫子了好吗?就算是老鼠也好呀。”楚白低声下气的求饶道。

  

  白沙歪了歪脑袋,有些遗憾,刚刚她还想给楚白带一条她自己最近很喜欢的大蠕虫来着呢,但是经不住楚白的再三哀求,白沙只得勉为其难答应了。

  

  然后白沙就雷厉风行直接出门给楚白抓捕食物去了,待白沙出门之后,楚白闲的没事就想去厨房看看,他其实心中一直对白沙如何处理碗筷持有疑问。

  

  刚走进厨房,楚白就闻到了一股食物腐败的臭味,寻着臭味往水槽一看,果然不出楚白所料,洁白的水槽中层层叠叠的堆满了碗和筷子,而且里面的各种骨头残骸还都没丢进垃圾桶,和碗筷一起堆在水槽中,要不是楚白封闭了整个房子,现在恐怕苍蝇都要飞满了。

  

  

  

  

  

  


     小马看着自己握紧的拳头,喃喃花无缺瞧见她面上的神色,自己”叶开忽然改变话题,道:“这:"是呀,我也认得你的倜哥哥陆小凤道那绣花大盗难道不是方面要知足,另外一方面又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