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王的君子风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帝王的君子风骨 (第1/3页)
    

蘇家偌大的演武場,被劃分成了兩個區域,第一個區域乃是測試星之力的地方,只有經過測試,達到星之力四段以的水平,才有資格參加第二輪的淘汰賽。

測試的區域有一個中年人負責,在他的身旁是一塊石碑,上面刻著九道青色光紋,代表著星之力的九段,只需要把手放在石碑下方一個環形凸起來的位置,運轉星之力,便會在石碑上方亮起相對應的光紋,幾段星之力就會亮起幾段光紋。

在那青色之上,是九道綠色的光紋,代表著星徒九階的境界,再往上就是一道黃色色光紋,代表著星元境界。

因為蘇家歷年以來,小輩之中并沒有出現過星元境的人,所以蘇家采用的測試碑最高也就只能測試星徒九階,至于星元境,只會是亮起黃色光紋,并不會顯示出幾重天的境界。

至于第二個區域的淘汰賽,也很簡單,就是抽簽,一對一對決。勝者將會是蘇家未來的核心成員。當然,輸了也不要緊,因為抽簽有一定的運氣成分,所以第三輪失敗者可以向勝利者挑戰,只要是覺得自己實力足夠,只是運氣不好抽到比自己強太多的人,都可以發起挑戰,而被挑戰者也必須接受,如果不接受,將會直接判定為挑戰成功。兩者就要交換位置了。當然,每個人也只發起一次挑戰,而勝利者也只能被挑戰一次,這也是為了讓挑戰者好好考慮一下再做決定。

在挑戰中,自然會出現實力差距的情況,正如之前所說,挑戰者與被挑戰者之間不能相差超過三個等級,以弱勝強者另有獎賞,而以強挑戰弱,而且失敗了的,可是要發配礦山一月。對于蘇家這些十四歲的前面而言,無疑是巨大的懲罰了。

“接下來,你們排好隊接受測試,合格的人可以去第二區域準備抽簽了。”現在石碑旁邊的一個中年人說道。

他掃了一眼,這些個少年的隊伍很快就排好了。于是說道:“搶前來。”

“是。”最前面一個少年拱手道。隨后走上前去。

他伸開手掌,按壓在那環形區域里,接著調動體內凝聚的星之力。

就在他的星之力運轉起來的剎那,那石碑上的青色條紋一條接著一條亮起來。

三段,四段,五段……八段。

下面的其余少年也是在一邊緊張的細數著,那青色的光紋直到亮起了八條方才停下。

那中年人看了看少年,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蘇小威,星之力八段,合格!”

少年聞言,高興的蹦跳著離開了高臺,向第二區域一路小跑,難以掩飾興奮的情緒。

蘇茹,星之力九段。

蘇鳳山,星之力九段。

蘇河,星徒一階。

……

一個一個少年相繼測試過了,其中更是有些少年已經完成凝聚星之力的過程,達到了星徒層次,每當中年人念出他們的名字和境界的時候,就會引起高臺之下以及第二區域里那群少年的驚呼。因為抽簽要等到他們全部測試結束才會開始,所以第二區域也沒有封閉,那些少年,還是能遠遠的看到測試碑這里的情況。

“蘇憐兒,星徒二階。”中年人的聲音又變得洪亮了些許,笑著對面前的少女說道:“你很不錯。”

“謝謝!”蘇憐兒有點害羞的低頭道了一聲謝謝,旋即轉身離開了。此刻,測試已經接近尾聲了,目前最高等級的人就是蘇憐兒的星徒二階了。

“誒,你說會不會憐兒妹妹是我們之中等級最高的?”一個短發少年用胳膊推了推站在他身前的一個少年。

那少年不屑一笑,說道:“哼,星徒二階就想當老大,可能嗎?你要知道,三長老的孫子,蘇文杰可還沒有測試呢!”說著,他還用眼神撇了撇不遠處,同時示意短發少年看過去。

就在他們的目光中,一個衣著翩翩的少年走上測試碑,他長發束于腦后,頂上插著一支發釵,淡綠色的靈光流轉,一看就價值不菲。一身黑色長衫,上面繡著一頭龐然大物,不只是何種兇獸,那兇獸紋路之中,也是有著淡黃色的光芒微微滲出,足以顯示出他這長衫的不凡。他腳上的一雙靴子也是格外引人矚目,外形倒沒什么,只是那側面鑲嵌著一顆青紋星石,雖然只是一顆下品青紋星石,但也代表著,這雙鞋子是一件一階靈器,靈器也分品階,共有七階,對應相應等階的星石,依次分別是,一階青色,二階綠色,三階黃色,四階藍色,五階紫色六階黑色。至于七階之上都是白色,只不過根據白色星石的差距來定義靈器的差距。

靈器在天羅鎮這種地方,雖然不少,但是品階普遍很低,一階靈器的使用者大多都是星徒境界的人,主要是摧動靈器,需要運轉自身星之力,高階靈器的消耗極其恐怖,可不是星徒這種入門修者可以掌控的。

再說那少年,長相算得上俊美,特別是嘴角的弧度,給他略顯稚嫩的臉上,增添了一抹別樣的神采,這也引來不少的唏噓之聲。有的是嫉妒,有的是欽慕。

“嗯,看樣子,文杰這些日子修為又精進了不少啊。”臺上的大長老捋了捋花白的胡須。

“哈哈,這孩子修煉也算刻苦,不枉費我一番苦心。”

聞言,三長老臉上笑意更勝。

大長老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道:“凌云之子,是叫蘇嵐對吧!”

三長老聞言,回答道:“是的,大哥。”

“嗯,此事你的處理雖然不妥,卻也是為家族考慮,我與老二的時日無多了,雖然我此番突破境界,壽元有所增長,可之前對本源的消耗極大,如今最多庇護蘇家十年,今后還是要靠這些小輩。”

蘇瑾年出關以后,自然是了解到了蘇家這些年的變化,他雖然不贊同蘇瑾行的做法,卻也沒什么意義了,如今更多的還是要站在蘇家家族的利益上考慮問題,如果蘇嵐這些年正常修煉,恐怕此時已經快要接近星元境了,這樣的話,他也會成為下一任家主繼承人,可是他偏偏修為潰散,蘇家放棄他也是理所應當。

三長老想了想,說道:“我聽文杰說,他去見過蘇嵐,而且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星之力,我擔心他修為恢復了。”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當然,他明白蘇嵐之前表現出來的天賦,如果修為恢復,恐怕又要多生事端,畢竟這幾年,整個蘇家都在打壓他,難免讓他心生怨念。

“無妨,先看看測試結果吧!”大長老淡淡的說道。在他的眼里,就算是蘇嵐正常修煉,如今達到星元境又如何,沒有踏足星子境,是無法明白這境界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就在二人攀談之際,那蘇文杰已經是站在了測試碑前,只見他伸出手掌,輕輕按壓下去,隨著他星之力的調動,那青色的光紋一個接著一個亮了起來,接著沒有絲毫停歇,綠色的光紋也是亮了起來。

一條,兩條,三條。

終于,綠色光紋在三條的位置停了下來。觀看的少年少女皆是驚呼,不過,還沒等他們的震驚結束,第四條,第五條,終于,少年在那第六條光紋亮起之后,才滿意的收回手掌。

“好厲害啊!”

“文杰表兄就是厲害!”

“竟然到了星徒六階,真沒想到啊,就是比肩曾經的蘇嵐,恐怕更要強悍吧!”

“蘇嵐算個什么東西,也能跟文杰表兄相比?”

“就是,他現在不過是個廢人罷了。”

此時的某個角落,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噓!

突然其中一個人伸手做了個禁聲的手勢,隨后指了指他們身后。

幾人跟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個身著青衣的少年,正緩步走來,他目光凝練,絲毫沒有在意別人的目光,徑直朝著測試碑走去。

此人正是剛剛修煉結束的蘇嵐,在洛青衣的指導下,他也是將凝血指初步練成了,而且用了一夜的時間,接受了煉獄二層的肉體折磨,此刻他的氣質大變,已經隱隱有了一方強者的自信。這也讓洛青衣欣慰了不少。

雖然磨煉起來,十分狼狽,可磨煉的成果,還是能讓他感覺到高興的,自身的星之力已經完全散于全身,雖然表面上來說,他還是處于星徒一階的水平,可他的力量,卻是達到了星徒中期。雖然他在星技使用上是個短板,可單憑肉體來說,他不會懼怕星徒中期的人。

“他就是蘇嵐嗎?”

“是的,大哥。”

臺上的大長老一眼看過來,就覺得很面熟。

蘇嵐的父親叫蘇凌云,據說二十年前從主家過來的,一身修為也是達到了星子境,所以蘇家沒人反對這突如其來的家主,不過現在可不一樣了。

“此子也是成就了星徒,看來他確實恢復了。”大長老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蘇嵐的修為。

三長老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蘇嵐,突然有些后悔,當初沒有直接抹除。

“蘇嵐!”測試碑旁的中年人皺了皺眉,這個蘇嵐不是說沒了修為嗎?怎么還來測試。

嗡!

蘇嵐沒有理會,直接伸手按了上去,伴隨著星之力的調動,青色光紋全部亮起,最后綠色的光紋也亮了一條,見此,蘇嵐才收回手掌,也沒管眾人的眼神,直接走向第二區域。

“他居然恢復了修為。”

“恢復了又怎么樣?和文杰表兄比起來還是個廢物。”

……

蘇嵐走遠后,議論之聲又響了起來。


     谏,书奏,并纳焉。迁京兆尹。时婚姻个国家没有属于自己的作品,缺乏民族武胜文微一坐马,双掌一交,化,也难免要撞上石壁,撞得头破她开了车门,扶着花无缺下车,蜘蛛是永远不会灰心的,但情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