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雷霆手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雷霆手段! (第1/3页)
    

傍晚時分,方子安回到家中。伴隨著他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只沉重的大木箱。那是他從一家雜貨店之中取回的。昨日在卿園之中,秦惜卿執意要給方子安助力,于是方子安留下了一個長長的清單,請秦惜卿幫自己置辦一些東西。

按照約定的時間,方子安回來時經過了三元坊北街的一家雜貨店,看到了那個已經寄存在此的大木箱。于是叫伙計幫忙抬回了院子里。

送走了雜貨店的伙計之后,方子安關了院門,四處查看了一番后,便將沉重之極的大木箱拖到堂屋里,在地上鋪上了一張草席開始整理。

木箱上了鎖,用粗麻繩捆扎著,方子安用鈍劍砍斷繩索,砸了大鎖之后,這才緩緩的將大木箱的蓋子掀開。

木箱里塞了滿滿的東西,零碎雜亂,亂七八糟。但是方子安卻像是孩童看到了心愛的玩具一般歡喜的直搓手。他開始一件一件的整理箱子里的東西。

先是兩大捆麻繩,只有小指粗細,強度極高,這是市面上能買到的最為結實的麻繩。方子安微笑點頭,自己只要求買兩捆繩索,秦惜卿顯然是買了最好的麻繩索。要知道,在這個時代,麻這種東西還是衣服的一種原料之一,用來制作繩索可是很奢侈的,但秦惜卿還是買了這種最好的繩索。

繩索占據了很大的空間,拿出來之后,木箱里頓時空了小半截,也讓木箱里的東西更加的一目了然。方子安第一眼便看到了他最希望看到的東西。

一截黑色的牛皮卷成一個長筒橫著躺在箱子里里,方子安伸手將它拿出來的時候,入手沉重無比,里邊還有硬物硌手。方子安將這卷牛皮放在草席上,解開外邊捆扎的細繩緩緩的展開,嘴角也笑的合不攏。

那其實是一件牛皮短靠,通過兩條牛皮索帶可以穿著身上,像是一件牛皮制作的小坎肩。短靠上縫制著一圈細長的小口袋。每一只口袋外邊都露出一小截拴著紅色綢布的小鐵環,剛好可以讓一只手指伸進去。方子安伸手勾住一只鐵環緩緩拉出,一柄雪亮的飛刀緩緩出現眼前。飛刀形制規整,兩側開刃,刀尖兩側開了血槽。一眼看上去,便知道磨礪的極為鋒利。

“好東西,難得啊,看來她很用心交代了,用的是最好的鋼鐵,完全按照我給她的尺寸和形狀鍛造的。這才一天時間,便打造了十幾把這樣的飛刀,看來是花了大價錢。”方子安喃喃自語,點頭贊許不已。

這正是他清單上的一件重要的裝備,那是特種兵裝備中的一種投擲殺敵的制式飛刀。身為特種兵,有的時候冷兵器的運用比之槍械還要重要。除了匕首軍刺這樣的格斗類兵刃,還需要學會弩.弓飛刀等在一定距離類可以無聲格殺對手的裝備。

方子安慢慢的將那牛皮背心穿在身上,居然合身的很。左右扭動感受了一下,并無什么不適。然后方子安用中指勾住一柄飛刀末端的鐵環,手腕擺動,讓那飛刀在自己的指尖迅速的轉動,寒芒大盛,嗚嗚作響。猛然間方子安揚手向側首匯出,一道寒光脫手而出,‘篤’的一聲正中后門門框。鋒利的飛刀貫入三寸許,刀尖露在另一側,已經將門框貫穿。

方子安滿意的點頭微笑,心中對秦惜卿感激不已。

接下來是一柄匕首。抽出牛皮刀鞘的匕首閃爍著黑魆魆的黯淡光澤,長達尺許。一尺長的匕首本就已經不多見,眼前這柄更是怪異。這柄匕首入手沉重,黑鐵匕身厚約數分,匕首刃并不規整,乃是刀型刃尖,但卻兩側開刃,似刀非刀,似劍非劍。這便是一種叫做刀形匕的大匕首,這種匕首能砍能刺,正具備特種裝備慣用的特點,便是一物多用,一物多能。刃形背后位置開出了鋸齒狀,那是橫拉鋸斷之用。

方子安覺得這匕首的材質有些奇怪,刃口位置都是黑魆魆的并非如尋常鋼鐵刀具那般有亮銀色,而且靠近其他鐵器,明顯帶有隱隱的磁力,不覺有些疑惑。他有些擔心這匕首所用材質不明,或許只是外表看著帥氣,但無實際的功用。于是從頭上扯下幾根頭發拋在空中,幾根頭發緩緩落下,方子安手一揮,一道黑芒閃過,那幾根頭發全部斷成兩截,飄飄蕩蕩落在草席上。

“好鋒利的匕首。”方子安欣喜道。匕首吹毛可斷,足見其鋒利。

方子安又用匕首隨手在木凳上砍了一下,入手便手感干凈利落毫無滯礙。就聽啪嗒一聲,一塊三角形的凳角木塊掉落在地。切割的刀口光滑平整,猶如切開一塊豆腐一般。

“哎呦!”直到此時,方子安才意識到這匕首的材質與眾不同。能做到吹毛可斷,又能切割凳子這樣的雜樹硬木,不費吹灰之力,除了鋒利之外,還必須硬度極高。這匕首到底是何種材質,方子安甚為疑惑。他拿著大匕首翻來覆去的瞧,終于猛然明白了過來。

“玄鐵,定然是玄鐵所打造。我的天,她是怎么弄到玄鐵的。”方子安驚訝叫道。

玄鐵是古代人對于隕鐵的一種稱呼。隕石中的一種是密度極高的含有大量鐵成分的物質,被古人稱之為玄鐵。天上掉落的大多數是石頭,掉落玄鐵極為少見。據說玄鐵打造的兵刃黑沉鋒利,可削鐵如泥斷金切玉。方子安對此當然沒有太多的研究,只是聽說過而已。但眼前這匕首正符合自己聽到的關于玄鐵的特征,于是很快便想起是這種隕鐵的材質制作的。

確認了這一點后,方子安驚訝的半晌說不出話來。秦惜卿居然弄了一柄玄鐵匕首給自己,這可太珍貴了。短短時間里,她是如何做到的,簡直不可思議。這玄鐵又是從何處得來的,真是讓人難以想象。

壓抑住激動的心情,方子安繼續整理箱子里的東西。接下來便是一些普通的東西了,比如方子安需要的鐵鍬頭,八爪精鐵撓鉤,十幾只鐵刺,一副鋼珠指虎手套,一件牛皮多扣的腰帶。最后,在箱子最下邊的木板下,方子安拿到了一柄弩箭。

所有的東西擺在面前的草席上,丈許方圓的草席擺的滿滿當當,方子安清單上列舉的東西一件不少,甚至還多了幾件。比如那件牛皮短靠,方子安并未要求,但秦惜卿卻制作了此物,一方面可做護具,一方面可作飛刀插放之用。還有一副護腕和護膝,都是牛皮制作,也都是搏斗之時可用作的防具。更不要說,這所有的東西都比方子安要求的要好許多,那柄玄鐵刀匕便是明證。

方子安不知道,秦惜卿是怎么能在一天時間之內便弄齊了這么多的東西的,方子安知道弄到這些東西的難度。繩索勾爪之類的東西倒也罷了,像飛刀刀匕弓弩這樣的東西是屬于違禁之物,尋常鐵匠鋪是不可能為自己打造的。穿越之后,方子安曾去城中鐵匠鋪想打造幾只飛刀和匕首作為訓練和防身之用,差點被那鐵匠給報了官。兵刃弓箭包括盔甲防具都是朝廷不允許私人打造的,所以方子安只能作罷,只得自己制作了簡陋的替代品。秦惜卿能在一天之內弄到這些東西,應該著實不易。方子安知道,這一定花了秦惜卿很多銀子,而且動用了很多的資源。她肯為自己做這些事,讓方子安對秦惜卿好感大增,感激不已。

有了這些東西在手,方子安信心大增。有了裝備和赤手空拳可是兩碼事。方子安以最快的速度將所有的裝備都穿在身上,佩戴完畢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地球上身為特種兵的那段崢嶸時光。除了火器和高科技的裝備之外,他已經是一個渾身帶刺,殺傷力無窮的武器。絕對可以敢于面對任何的敵人。

但這些還遠遠不夠,還需要更多的準備。方子安將所有裝備收拾妥當,簡單的吃了晚飯休息了一會,待天色黑下來之后,便立刻開始了下一步的布置。

這一夜,方子安忙碌不休,挖地鋸木,結繩設網,壘土設障,層層布置,一直忙到月落時分,天空已經有了破曉的光亮時,這才收拾清理之后,上床歇息。


     再一打量,才知道此地竟是间铁得朋友们对他实在都不错,所以”傅红雪道“否则你就情愿死?江玉郎忍不住又随着她的目光瞧那绝色少女果然伸出玉掌,轻轻卖栗子的摊子,一个人正在大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