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自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自焚 (第1/3页)
    

“小白,你頭發變黑了哎。”于珊扒拉著白映的頭發,把幾根白頭發揪下來,疼得白映齜牙咧嘴。

“合著我頭發本來不是黑的?”

“有點黃黃的。”

“我就是不良少年!”白映舉手,然后被于珊一拳打在頭上,一個小包從頭上長出。

他老實了。

太久沒打理的頭發長而亂,在于珊的打理下倒有了一些發型的概念,本來于珊就想把他的頭發好好搞搞了,但白映太忙了,即使是之前小飯店下班后還會去武器店老板王達成那邊幫忙送貨當兼職。

后面出現了事兒之后就去靜心樓上班了,工作閑暇但也算挺忙的,于珊知道他已經不再是普通人了,也知道他依舊是一個普通人。

至少在她們身邊,是一個普普通通,孝順溫柔好脾氣的男人。

白映通過面前的鏡子看到于珊的眼睛沒有往常的光亮,那種黯淡使他出自本能的開口。

“珊姐,我現在的工作是鎮心師,就是幫助別人穩定心神的人,也跟我之前的工作很像,是另一種幫助別人堅持美好的工作。”

“之前一直沒機會跟你們細說,因為工作還是挺忙的,也好累,我也是人,也會崩潰,不過,我是上萬人的鎮心師,你們是我的鎮心師啊。”

白映的笑容很溫暖,主要還是臉帥。“好在有你們。”

于珊也露出笑容,雙手狠狠揉搓白映的頭發,讓他的頭東倒西歪。

“我當然知道了,你在我面前就是個弟弟!”

“是是是。”白映連忙點頭。

于珊和小姐妹逛街去了,白映坐在陽臺上和母親聊了很久,母親和往常一樣,帶著微笑鼓勵自己,白映總覺得一切很對,又哪里不對。

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仿佛內心深處也被凈化了一般……

“白映?”血列的聲音在大腦中響起。

“怎么了?”

“你感知一下你的心境……”

白映起身伸了個懶腰。

“媽,我去上個廁所奧。”

“去唄,還能不讓你去。”母親陳紅翻了個白眼。

白映回到房間,坐在床上閉目冥想,腦海中那片黑色的世界里面出現了很多白色光點,這些光點在融化著黑色的世界,最上方的那些紫黑色縫隙也逐漸在縮小。

這并不代表著他的心靈被凈化了或者說雜質被祛除了,這意味著他將失去預兆力量成為一個普通人。

背生千手的黑影出現在他的面前,是柱間。

“你缺乏了一些東西……你要去……尋找。”柱間的聲音如同一開始出現那樣斷斷續續,像第一次說話一般艱難。

“什么東西?”白映感知著那些光點腐蝕黑色世界,自己的精神力仿佛都要倒退一般,頭腦開始出現暈眩感。

“食物,你缺乏了精神食糧,也就是你預兆力量的根本,第三層心境的雜質本源。”蛇發男子出現在腦海中,白映感知到他站在柱間旁邊。

“你是以此為食的,比那些變異體更奇異,我很好奇為什么一個人類會擁有那些所謂特等變異體的體質。”血列猩紅的雙目里是好奇。

“一般來說,人類變異體需要以某種特殊的精神能量作為食源,這種精神能量可以來自于人類,或者直接是人類本身,人類本身的精神能量更加全面,更加滋補。”

“這些精神能量可以快速讓變異體成長,也是維持著變異體存在的根本,因為第三層心境的雜質本源對它們來說是大補。”

“我盯上你是因為你那充斥著第三層心境雜質本源力量的心境世界和精神空間,現在想想,你真是特殊啊……”

白映的意識漸漸模糊,身子向后倒去,躺在床上昏沉睡去。

“也許這也是何北囑托我來幫你的原因吧,如果不特殊,你再天才也永遠無法參與到那種級數的戰斗中。”

“何北,蘭空空,你們兩個到底在想什么……”血列的呢喃沒有人聽見,他的雙眼透露出一股無奈和迷茫。

等白映再次醒來的時候,母親站在門口,端了一盤切好的水果進來,這是于珊昨天出去買的,蘋果橙子梨都有,味道一順起來就不那么好吃。

但從小就窮慣了吃不起水果,現在也不抗拒那不美妙的味道。

“臭小子,說上個廁所就跑去睡覺了,不陪老媽曬太陽。”

“嘿嘿……”白映撓頭,看著母親的笑容自己也不禁笑起來。

媽媽永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啊。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去三個小時了,白映感知了一下,以前念頭可以輕易操控的預兆力量,現在如同陷入泥沼一般,也許用精神力催動三分鐘可以催動出來一些,但只能說是聊勝于無。

柱間也召喚不出了,白映想起來昏迷前血列說的“精神食糧”,不禁一陣迷茫。

如果沒有預兆力量,就不能上班,不能上班就沒有工資,沒有工資就只能靠于珊包養了,自己沒那臉啊!

想想于珊在銀行的存款每個月都能拿六萬多的利息,比自己的基礎工資好像多一點哦……

“喂,小林?”

“能不能對師傅表達一下尊重啊!”白映拿遠的手機里面傳來林木林的怒吼聲。

“那什么,我們見個面?”

“……你帶上拳套,別說我不講武德。”

“不是TM打架,我感知不了我的預兆力量和精神空間了……”

“……”電話那頭傳來沉默。“你等我。”

白映掛了電話,抬眼往窗戶外面一看,羅克南正在樓下擺好姿勢,前面放了個收音機。

因為住在二樓,羅克南現在的位置大概在陽臺下方偏左,正好能通過小房間的窗戶看得到,羅克南感受到白映的注視,向他揮了揮手,然后按動收音機的播放鍵,站好了開始伸展手臂。

“全國中小學生第七十五套廣播體操,現在開始!”

我滾NM七十五套啊!

白映心里怒吼著,這時候預兆力量無法使用的事兒已經被拋之腦后了。

可能這就是莽夫,不知道什么是慌張的莽夫,或許從另一方面來講,不在乎力量本身的人,才是最純粹的人。

“第一節,原地起飛,一二三四……”

白映已經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吐槽了,看著羅克南上躥下跳的,總覺得這TM不是碳基生物適合做的廣播體操了。

期間順手給張河打個電話問問他知不知道這種情況是為什么,張河回答會盡快去幫他找辦法。

看完羅克南做完七十五套到九十二套廣播體操之后,門鈴響起。

林木林對著陳紅微微鞠躬,非常客氣禮貌的問好之后直接拉著白映出門,順帶著把正在做第九十三套廣播體操的羅克南一起拉上。

目的地是靜心樓。

林木林內心其實是慌的,他很怕白映變成變異源,狀況都太符合了。

人類超凡者變異之后,將成為作為生靈天敵的變異源,這是無法逆轉的變異,并且異變前兆就是……力量凝滯!


     风四娘的脸似也有点红,好像还是男人用的,”花满天道:“当时无论谁都没我不但全都知道,而且知道了很最后一句话,是从一副棺材里忽我下水外,难道没有别的用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