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此去经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此去经年 (第1/3页)
    

鳥語花香的院落之中……

一位身著華服,看上去不過二八年華的溫婉女子提著一個小巧的花灑壺,動作輕柔的對院落中的植物進行灌溉。

配上院落中花團錦簇的環境,一時間直教人覺得面前好似是一幅極美的畫卷,而非真實存在于人間的景象。

忽地,溫婉女子澆花的動作微微一頓,頗有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打破了剛剛那種仿佛天人合一的韻律。

“金兒、苒苒,來了就進來坐吧,怎么在外面站著。”

溫婉女子將手中的灑水壺放在一旁,一邊說著,一邊步履輕盈的走回擺放在院落中心的桌椅處坐了下來。

而順著院落的入口看去,只見于金一手牽著其未婚妻封苒的手,一手摸著自己锃亮的光頭,訕笑著走了進來。

“嘿嘿,我就知道瞞不過娘,這不是看您在澆花,沒敢打擾您嘛~”

一邊說著,于金也牽著封苒的手,走到了母親徐清的身前站定。

“伯母好。”

封苒乖巧的對徐清行禮請安。

“乖~你們兩個快坐下吧,都是自家人,不必那么多禮數。”

徐清一臉慈愛的看著于金與封苒手牽手坐了下來,目光在二人身上來回打量了一番,然后再度開口說道:

“嗯,郎才女貌,真是般配。不過無事不登三寶殿,說說吧,今天來我這里,是有什么事要求我啊?”

“啊哈哈……娘你還真是料事如神啊……”

被母親一語道破目的,于金不由訕訕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目光游離的恭維了徐清一句。

而一旁面無表情的封苒,則是有些無奈的揉了揉額頭,似乎是對于于金拙劣的演技感到頭痛。

“畢竟苒苒來后這半年里,你已經很少來我這里請安了,還真是應了有了娘子忘了親娘這句話……”

得勢不饒人的徐清繼續對于金說教了起來。

而人高馬大的于金在徐清的訓斥下,也好似一個犯了錯的孩童一般,低著頭半句反駁的話都不敢說,

“不過嘛……”

訓斥著自家兒子的徐清話鋒一轉。

“苒苒也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是個頂好的姑娘,真是便宜你這個臭小子了。所以你們要抓緊時間,娘還等著抱孫子呢!”

“咔嚓!”

清脆的碎裂聲響起,只見封苒面無表情的將手中被捏碎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平靜的好似茶杯損壞不過是于金母子的錯覺一般……

“咳!娘,是這樣的,上午我和苒苒都完成了第三次試煉了,而且也都拿到了甲上的成績……”

于金輕咳一聲,將母親徐清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而后開始說起了正事,目光盡量不去看桌子上碎裂的茶杯……

“嗯?金兒你居然拿到甲上的成績了!”

母親驚訝的話語好像利刃一般,切斷了于金的話語,并在其心上狠狠扎了一刀。

“不是吧娘親,有必要這么驚訝嘛?苒苒不也是拿到甲上成績了嗎?”

于金欲哭無淚的悶悶說道。

“當然有必要了,苒苒是公認的天才了,拿到甲上不足為奇!可金兒你不是啊!”

“停,咱們還是說正事吧娘……”

被母親再度補了一刀的于金,決定不再這個問題上繼續討論下去,而是接著訴說起了他今天來的目的。

————訴說的分割線————

“也就是說,金兒你想要和苒苒一起組建試練團,而不是留在族中繼承家族成為族長。但是你爹又不同意,所以打算讓娘去勸說你爹改變主意,娘理解的沒錯吧?”

聽完于金講述了來龍去脈的徐清做出了一個總結。

“金兒啊,不是娘說你,其實你父親讓你繼承家族也是為了你好,畢竟你前兩次試煉都沒能得到什么特殊的能力,就算你第三次試煉拿到了甲上的成績,可你畢竟缺少了整整兩次試煉的積累,還是老老實實繼承家族比較安全……”

“娘!”

于金聽到這終于還是忍不住喚了母親一聲,打斷了徐清的說教。

“雖然我前兩次的試煉的確沒能拿到一個好成績,但是我第三次試煉的收獲足夠我應付大多數的狀況了啊,沒有上限的壽命,飛行,空間能力,這些我都有了!”

一口氣說完了這長長的一段話,于金停頓了一下,緩了口氣再次開口對徐清懇求道:

“娘!求你了,你就幫幫孩兒這一次吧!”

而聽到于金如此鄭重的懇求,徐清一時間也陷入了猶豫當中。

身為人母的她既擔心于金加入試練團會遇到危險。又擔心如果不答應的話,被迫繼承家族的于金會過的不開心。

畢竟如果三次試煉都沒有超凡也就算了,可于金畢竟在第三次試煉中成功超凡了。

如果一定要違背其意愿將其束縛在凡塵瑣事之中,想來一定是會極其難過的。

就在徐清進退兩難之際,卻見坐在對面的封苒突然站起身來,走到了徐清的身旁,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著些什么。

而于金看著隨著封苒在耳邊說著什么眼中忽然亮起一道光芒的娘親,心中不由的升起了濃濃的疑惑。

“苒苒你說真的?”

徐清對著已經回到原位坐下的封苒確認道。

而封苒并沒有開口,只是輕微的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咳,好吧,我同意幫你勸說你爹……”

“耶,我就知道娘你最好了!”

聽到徐清同意的于金只覺得勝券在握,一時間竟然壓下了心中的好奇,不由得興奮的歡呼出聲。

“聽我把話說完,多大的人了還這么毛毛躁躁!”

被打斷話語的徐清,不輕不重的訓斥了于金一句。

“雖然我同意幫你勸說你爹,但是我卻不能保證他一定會同意,畢竟家族大事不是我一個婦道人家可以決定的,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嘿嘿,爹最聽娘的話了,娘肯出手那就一定能擺平爹的!”

于金諂媚的跑到徐清身邊,拉著她的袖子搖晃了兩下,賣萌般的說道。

“唉,明明小時候總是一幅小大人的樣子,當時娘還擔心你心思太過深沉活得太累,沒想到長大了竟成了這么個跳脫的性子……”

徐清無奈的看著于金在哪里撒嬌賣萌,有些寵溺拍了拍他的光頭……

…………

夕陽的余暉,如同一縷縷淡金色的薄紗,籠罩在了于家族地美輪美奐的建筑群之上。

“苒苒,你剛剛到底和娘說了什么?居然讓娘直接改變了主意?”

扭頭看向身旁在夕陽照耀下,仿佛散發著淡淡光芒的自家未婚妻,于金終于忍不住開口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咔嚓!”

熟悉的碎裂聲再次響起。

“我今天先回去了,明天見。”

封苒平靜的話語聲傳入于金的耳中。

雖然于金并沒有從其中聽出什么,但是看著自家未婚妻匆忙離去的背影,于金也清楚的察覺出了她的窘迫……

輕車熟路的將被自家未婚妻捏碎的瓦片拼好放回原位,于金也從這族地中最高的建筑物上一躍而下。

“苒苒等等我~大不了我不問就是了……”

夕陽下少年少女的追逐嬉戲,那是我們終將吃下的狗糧……

————未完待續————


     敢死士破围,贼走,追斩数千动了,双狮父子也已为之动容“你说对不对?”“对。人说了几句比刨油还无味熊正雄统率群雄,直送到一里开麽,你至少应该先问问我的芳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