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刀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刀法 (第1/3页)
    

丁玲下车后四处看了看,发现此地与陈玉龙家仅一街之隔,顿时便明白了对方的用意,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尽快融入他的生活。而自己似乎也做出了选择,就没必要再去在意这一点点的小心思了。

当她乘坐电梯来到24楼时,发现2401的门是敞开着的,于是直接走了进去。此刻的陈玉龙正系着围兜戴着袖套,头上顶了个遮阳冒,于豪华敞亮的大厅里来回拖着地。这一幕又让丁玲想起了过往的情景,曾经的那个男人,也是如此清洁屋子的。可一转眼场地变了,人也不同了。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丁玲神情落寞地暗自喟叹了一句,跟着默默地来到乳白色的欧式沙发前坐下说:“有吃的吗?”

“呀!你回来了。饭菜就在厨房里,只要热一热便能吃了。”陈玉龙连忙停下手中的活,往厨房跑去。

“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听到丁玲平静而不容置疑的声音,陈玉龙捋了捋袖套说:“啊!那你早点休息,我明天再过来打扫。”聪明的男人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陈玉龙走后,丁玲寻到厨房,看着灶台上放着的芙蓉蛋花汤、香菇菜心、肉沫豆腐和一碗白米饭,感觉倒也符合自己的胃口,于是分别在微波炉里转了转,这才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

这顿饭丁玲足足吃了半个钟头,也无心收拾碗筷,跟着便去往卫生间里洗漱起来。毛巾和浴巾都是崭新的英国产罗兰爱思,一条就要上千元。牙刷是飞利浦的超声波电动牙刷,就连吹风机也是戴森的智能温控型。她见这些平日里使用的东西,每一样都在千元以上,也不禁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

躺在宽大的乳白色欧式公主床上,盖着松软舒适的棉被,丁玲无数次地诘问自己:“难道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那过去的四年又算什么?”有些人总是憧憬着美好的生活,却对过往的苦难嗤之以鼻。但丁玲显然不属于这类人,因为她并没有在这间豪华宽敞的房子里,感受到自己喜欢的那种踏实和温暖。

早已身心俱疲的丁玲,在内心的挣扎与矛盾中渐渐昏睡了过去……

“哟!总算是醒了。”第二天清晨,当丁玲从沉睡中缓缓苏醒时,一个甜腻的声音忽然在其耳畔响起:“啧啧啧!高档家私,豪华公寓,果然就是不一样呀!看来还是离开郑遇那穷小子好,不但可以保住性命,还能过上女王般的富足生活呢!”

丁玲连忙揉了揉眼睛,跟着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梳妆台上竟坐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这是个从头到脚一身黑色装扮,无论呢绒上衣、裙裤、贝雷帽还是皮靴,都在衬托其美貌的女子。尤其是胸前那一抹红色的丝巾,更是将她那独特而高雅的气质,突显得淋漓尽致。

这位不速之客,对于闯入别人的寓所,好似一点也不介怀,反而一手夹着根细长的香烟,一手轻轻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就那么玩味地笑看着丁玲。

“余恬恬?你是怎么进来的?”丁玲有些惊惧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实在无法想象对方是怎么找到这里,并堂而皇之地进入到屋内的。突然间,一个不好的念头跃上心田:难道这余恬恬和陈玉龙是一伙的?其目的就是要拆散自己和郑遇。而前天所看到的一切,很有可能只是一场戏。

一念及此,丁玲整个人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若非余恬恬接下来所说的话太过古怪,她几乎就想冲过去撕了这个恶心的女人:“哼!整个地球除了星主大人哪里,我余恬恬何处去不得?你因该感到庆幸,若非及时和郑遇分了手,而我又只想看好戏,你今日就不会如此幸运地躺在这里了。”

“你这话是何意?”丁玲本能地抓紧了被褥,并将床头的手机一把拽在手心里。

“我拿你男朋友的……”余恬恬轻轻一笑,张开殷红的嘴唇拔了口手中的香烟,朝着丁玲吐了过来:“哦!不对,应该是前男友的号码给你发了段视频,你不妨打开手机微信看看。”

丁玲面带狐疑地点开了手机微信,发现郑遇的名字上有个红1,于是点了进去,发现果然是视频文件。她急忙抬头瞟了眼余恬恬,有些不确定地问说:“你怎么会有郑遇的手机?”

“再做个芯片不就得喽!”余恬恬讥笑着耸了耸肩,跟着又调侃说:“难道你以为是他跟我上床后,不小心把手机遗落在我那里的?”

丁玲蹙了蹙蛾眉,跟着点开了视频。这视频是从陆家嘴正大广场楼顶上拍的,镜头正对着圆形天桥,而此刻天桥上全是武装警察,下方车道上也停满了各种警车和防爆装甲车。熙熙攘攘的人群,驻足在不远处,几乎全部拿着手机仰拍着半空,好似有什么奇异的景致正吸引着他们。而上百名特警手持防爆盾牌,端着警用突击步枪等武器,就那么严正以待地望向视频拍摄的角度。天桥上,一名中年人模样的便衣,正拿着扩音器朝镜头方向喊话说:“阁下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还请先放了老人家。”

“老人家?”就在丁玲正感到纳闷时,视频的角度忽然开始上移,很快便于半空中现出一道身影。那是个满头银发的老人,手中柱着根拐杖,脚下踩着块圆形玻璃桌盘,就那么悬浮于半空中,双眼平静地瞭望着不远处的黄浦江。

“爸——”丁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即捂着嘴哭喊起来。

余恬恬饶有兴趣地笑问说:“你叫他爸?这么说你还是郑遇的女人喽!那我可得把你也送去当筹码了。”

“不要啊!玲玲是我的女人,已经和郑遇没半毛钱关系了。”陈玉龙突然冲进卧室,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丁玲的床边,扭头朝余恬恬喊道。

早已是梨花带雨的丁玲,语带哭腔地问说:“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想把他老人家怎样?”她没想到昨夜才和老人家分开,今日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不由悲从中来。

“想知道啊?自己往下看喽!”余恬恬淡淡地回了丁玲一句,便转向陈玉龙调侃说:“小帅哥,来了有三分钟了吧!这会才进来,是怕小情人出事呢!还是怕自己也跟着遭殃呀?不过你下手到是够快的,像这种乘人之危的手段,也是你们地球人表达爱的方式么?”

心中喘喘的陈玉龙,不由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试探性地问道:“你和那两个紫色怪人是一伙的?”

“你猜呀!”余恬恬略显顽皮地格格一笑,跟着又点了根香烟,自顾自地拔了一口。

陈玉龙哪里敢追问,于是斜坐在床头,朝丁玲的手机看去。此刻视频的画面已经切换到了正大广场的楼顶,只见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男子正站在大楼边沿,朝着下方的警察和人群高喊:“快把你们拍到的视频发出去吧!只要郑遇出现,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了这老头。”

“我们正在设法联系郑遇,还请阁下给我们点时间,先不要伤害老人家。”下方拿着扩音器的中年便衣正是关山,只见他一面安抚着吉米,一面向身边的小梁和小张了解情况:“有没有发现郑遇的踪迹?”

特情小梁一脸郁闷地说:“关处,那郑遇至从在张江失去踪影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技术科调看了全市的监控,并使用搜救犬,热感应生命探测仪,ST01人体搜寻仪等设备,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他会不会已经离开张江,甚至是上海了呀?”特情小张有些不确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离开的?”关山面色严肃地反问说:“当天那么多人盯着,还有上面这两位存在紧追不舍,他即便是化作一只飞鸟,也应该会留下痕迹才对。如果是钻地走的,那就更加容易发现了。”

吉米见警察也没辙,于是沉声道:“我只给你们两个小时,若届时郑遇还不出现,那各位就准备替他父亲收尸吧!”他说着朝空中一指,只见一个巨大的风眼凭空出现,于老人身前缓缓旋转起来。一股若有若无的吸扯力作用于郑父身上,使得老人原本稳健的身躯突然往前挪了一步。

围观的人群顿时爆出阵阵惊呼声,就连关山也不由得沉下了脸。特情小梁更是忍不住疾呼道:“关处,要不我们强行施救吧!这样下去老人家会死的。”

“怎么救?你没看见老人脚下的玻璃桌面,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在半空中的么?我们一但施救不得当,老人势必会摔下来,又或者被风眼所吞噬。”特情小张擦拭着额头的冷汗,有种说不出的憋屈感。

“咱们不是还有那个吗!”特情小梁偷偷瞥了眼旁边一辆全封闭的黑色特种车辆。

关山摇头叹道:“那东西还在验证阶段,对这两人尚不能确定是否有效,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动用。再说了,天上这两股力量都由他们支配,只要一个应对不好,便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咱们目前也只能是静观其变了。”

“这郑遇的父亲倒也是个人物,面对如此情境,居然从始至终都泰然自若,既没有害怕也没有求饶。”特情小梁看着半空中那道老迈却不失刚强的身影,敬佩之情油然升起,两眼不觉泛起了泪花。

关山颔首说:“这可是一个上过战场的老军人,七十多年风风雨雨,怕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那要是郑遇不出现,他这位值得尊敬的父亲岂不是……”特情小张也隐隐替老人担忧起来。

丁玲看到这里,整个人近乎失控,当即向余恬恬哀求说:“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老人家吧!他已经风足残年了,经不住这样的折腾。求求你们了……”

“嗯哼!可以呀!拿你去换喽!”余恬恬弹了弹手中的香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你和老头子在郑遇心中差不多重要,换谁去结果都一样,我是无所谓的了。”

“不不不,完全不一样,那个是他父亲,玲玲却是我女朋友,怎么会一样呢!”陈玉龙连忙护住丁玲拼命摇手说。

“嘿!地球人果然够无耻,够卑贱。”余恬恬的秀发无风自动,下一刻,整个人突然出现在床上,一手掐着陈玉龙的咽喉,一手捏着丁玲的粉颈,精致的脸蛋上笼罩着冰冷的杀意,紫化的双眸更是迸射出妖异的火焰:“那你们愿不愿意替身边的人去死呢?”

陈玉龙惊恐地看着异化的余恬恬,双手不停地晃动,喉头上下翻滚:“不要啊!那个,我跟郑遇没有半点关系,请你不要杀我——还有玲玲。”憋屈地说出这番话后,他整个都焉了下去。

“哼!”余恬恬一把提起陈玉龙,直接丢下了床,转而俯视着面色惨白,浑身战栗的丁玲,寒声说:“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和挣扎,由此可见,你还是爱郑遇的,只是这份爱,远没有达到为他献出生命的地步。你要不要猜猜看,若是换成郑遇,面对此情此景会不会犹豫?”

她盯着丁玲不断变幻的眼神,发现其中有挣扎,有害怕,有痛苦,有迟疑,却唯独没有肯定和欣然,不由仰天大笑说:“好,好一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由此可见,你们地球人所谓的爱情至上,不过就是一个相互掠夺占有的借口罢了。”

抛下面无血色的丁玲后,余恬恬嗤笑着一晃身便来到了房门口,跟着微微侧头说:“你们应该感到庆幸,来的是我而不是那两个家伙。对于已经失去价值的人,玩玩就行,我还不屑于脏了手。”

直到余恬恬的脚步声远去后,陈玉龙方才一骨碌从墙脚处爬起,一瘸一拐地来到床边,面带愧色说:“玲玲,其实刚才我……”

“你不用解释,我们都一样。”丁玲将被褥拉过头顶,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这四年来,她曾经一度认为,在郑遇的梦想里,除了自己或许还会有房子、事业和其他美女。而自己的梦想里,好像只有郑遇一个人。可现在看来,自己想要的,似乎比对方要多一些。

人往往会低估自己的欲望,同时又高估自己的操守。这才导致许许多多的变故,从那些看似不可能却又是必然的地方发生,由此改变自己和身边人的一生。


     死。久之,繇给事中为汝州刺史,。”纳言刘齐贤、左卫率蒋俨继辩但四人仍然打得难解难分,古浊每个人都在盯着她,她想装作不他的眼睛又眯了起来,笑道:两起,常漫天只觉得彩芒闪动,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