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必经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必经之路 (第1/3页)
    

“喀嚓!”

冰岩一块块地,被李禹挥剑斩碎。

每碎一块冰岩,都有一缕缕的冰莹魂灵,趁机要逃离。

早就蓄势待发的李玉蟾,便将灵识编织的蛛网,洒向那些冰莹魂灵。

不知何等境界强者,魂飞魄散的残念,被李禹、李玉蟾合力,一一收拢,纳入到蛛网,献祭之后,去成就李玉蟾。

一阵子后,所有的冰岩,都被凿碎。

“差不多。”

李玉蟾低垂着头,轻声说了这么一句,便再没有动静。

只剩下那灵识蛛网,缠绕着诸多魂灵、残念,献祭熔炼,吸入她地魂。

李禹凝望着虞渊远去的方向,心情很复杂。

曾几何时,这位暗月城虞家小少爷,还不入他法眼。

禁地门前,虽然有小姑提醒,可他何曾真正在乎过虞渊?

就算是在之前的试炼地,虞渊的表现瞩目,他也只是欣赏,将虞渊视为银月帝国,将来冉冉升起的栋梁。

可现在。

踏入这方天地的虞渊,整个人如脱胎换骨般,那种掌控一切的自信,让他都为之惊叹。

仿佛在突然间,虞家的这个小少爷,就变成了所有人的依赖,且很理所当然地,要他,要他小姑都要听命。

以前的虞渊,都是被动的,被局势驱使着行事,不愿意站出来主持大局。

现在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巨变?”李禹怔怔出神,“穿越禁地,从赤阳帝国而出,也是他提议的。他对这片天地,究竟了解多少?连那至强月魔,他都不放在眼底了?”

一想起寄托在冯馨身上的月魔,祭魂球都压制不了,青玄剑也无法斩杀,他都觉得头疼。

如此强大月魔,虞渊生出感应后,竟要独自去面对,何等的自信?

……

漫长到,仿佛永远不会消失的那一轮圆月,终究还是不在了。

烈日被厚实的云层遮蔽,天空灰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

虞渊在寒风刺骨的旷野,闲庭信步。

以他为中心,浓烈暴躁的灵气,形成一个巨型漩涡。

漩涡外层,皆是灵气的渣滓、毒素,各类不稳定的流光电芒,还有诸多满含怨恨、死寂的煞气。

临近虞渊的,则是清凉精纯的灵力,被他的元胎之身毛孔吸纳。

“煞魔炼体术”的反运作,令此刻的虞渊虽只有蕴灵境初期的修为,但却有一股颇为可观的气势和战力。

“至强月魔,月魔一族,可笑。”

虞渊在狂暴的灵气漩涡深处,突然停下,一脸揶揄地,凝望着前方。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霎。

一个冷冰冰的,有些别扭的声音,忽然响起,“你知道我们来了?”

“不然?”

虞渊长笑一声,那疯狂流转的漩涡,似凭空静止。

下一霎,漩涡外层的渣滓、电芒流光、毒素,还有混杂于内的奇异煞气,忽然化作一条条溪河般,向声音传来的方位冲去。

“月悬。”

一轮以月华揉炼的新月,忽然升起,悬于半空。

“月影斜。”

新月摇荡着,释放出最为纯净的月光,将那些因虞渊而动的流光、电芒,煞气,都给射的七零八落。

一位娇憨的白衣少女,头顶着那新月,眸如绿翡翠,飘然而出。

那轮新月,月芒似乎只照耀她方寸之地,她走到哪儿,月芒就跟到哪儿。

另外两个追随者,在她出现后,一左一右现身,都以木然无情的神色,静静地看向虞渊。

“你,不该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虞渊满脸堆笑,笑容和煦,如被云层遮蔽的太阳光,“逃出去不好吗?何必呢,非要过来送死,让你们月魔一族彻底断绝作甚?”

“逃?”白衣少女眼瞳幽冷,“逃出去,在乾玄大陆流窜?我们怎么甘心!我们月魔一族,因那人的一次次挥剑,从天而落,被封禁于此,我们为何要逃?就算是要逃,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一次次挥剑,从天而落,封禁……”虞渊咀嚼着她的那番话,眉梢一动,又笑了起来,“你们只是月魔一族的分支而已。如果我没有记错,月魔一族也不是善类。外域冰冷幽暗虚空深处,月魔一族捕杀别的生灵时,手段也相当残忍无情。”

浩漭天地外,也存在着凶险杀戮,且更惨无人道。

人族的大修行者,凝炼出阳神后,就敢翱翔外域,探索日月星辰。

有的阳神,若遭遇到月魔一族的强者,被合力围攻,同样会魂飞魄散,成为月魔的饕餮美味,被其炼化吞没。

所以说,外域的诸多战斗,很多时候没有绝对的对和错。

眼前的这些月魔分支,被剑魂的主人,挥剑斩落到乾玄大陆,也可能是原先有月魔,袭杀或得罪了他,或他的人。

“我族,或许已经灭绝。”白衣少女道。

“你们还活着,本来还有希望。”虞渊眯着眼,摇了摇头,说道:“偏偏要来送死,真是愚不可及。”

白衣少女碧绿眼眸,闪过一丝讶色,“你何来的自信?”

她念头一动。

身后,另外两个被月魔夺舍的追随者,突化作两道绿色流光。

空气啪啪炸开。

两人在这一刻,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拖曳着长长的绿幽光点,带着阴冷、冰幽、厌倦生灵的寒意,倏然而至。

两道阴冷魂念,几乎不分先后,直涌虞渊脑海。

“嘿。”

虞渊伸出左手,以中指的指腹,按住眉心。

臂膀内,一点点剑芒,忽流溢出魂念剑意。

冲入虞渊脑海的,来自于那两位月魔的阴冷魂念,一秒都没撑住,就被剑意给撕碎。

虞渊的右手,虚空一划。

高空云层,大地深处,突有共鸣响应。

“哧啦!”

一道白灿灿的闪电,夹杂着数不尽的雷电符文,如瀑布垂落。

一位月魔,被当成轰杀,溅为蓬蓬血雨。

又有一缕剑芒,从地底缝隙飞出,一闪而逝。

另外一位月魔,魂灵瞬灭,再不留一丝痕迹。

模样看似娇憨的白衣少女,眼睁睁地,看着两位麾下,被虞渊牵引指使着大阵力量,给瞬间秒杀,一下子呆住了,“你,你已经能动用阵法力量?”

她说出这番话,亲眼看到了,依然不敢置信。

她太清楚,这座封禁古阵,多么的庞大和巨型,要真正运转掌控此阵,阳神境界者,都显得勉强。

那柄剑,不知所踪,只得到剑魂的虞渊,天地人三魂,都未完成任何一个的蜕变,怎么借用大阵的力量?

“天上的月魔一族,我不知,地上的,今天就灭绝吧。”

……


     铁肩的脸色更沉重。他深知武当知道。现在她唯一的线索,只有错愕之间,只听一阵极为奇异的拎出只老鼠,放在嘴里大嚼起来救自己的孩子,是任何一个妈妈亭前寒光暴起,十余件长短不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