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后的对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最后的对决 (第1/3页)
    

中午,爷儿俩在回收站对付了一口,吃完饭就去了后海36号。

胡言均嘴里拿不准的小活儿,是土暖气安装的问题,活儿不算小,牵扯到预算。

因为是三进院子,高天又打算自己住中院儿,2.2万大卡的家用燃煤采暖炉供热面积就不大够了。

胡言均的意思是,再加装一台1.6万大卡的炉子,这样一来前、中、后三个院落到了冬天就都能够暖暖和和的。

但是一算计,超预算了。

到目前为止,屋顶上换瓦片、院子里铺条形青石板、各间屋子里重新粉刷墙面,还有改造落地窗以及疏通地下管道,已经花了小一万块钱,再加装一台采暖炉的话,胡言均觉得没必要了,能有多冷啊,这么奢侈。

把话一说,高天乐了,看着崭新的院子,他说道:“姑父您大可不必担心钱的问题,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胡言均翻了个白眼,苦口婆心劝说道:“财大气粗也不能这么花不是?”

“我买这个院子,不就是为了让我妈和我妹住的舒服一点么。装吧,需要多少钱我都装,总之不能让我们和我妹妹大冬天的受罪。”他在胡言均专门在中院西厢房腾出来的一间锅炉房里转了一圈,对姑父的手艺佩服不已,但也丝毫不让。

泵是全自动的,采用循环安装的方法,把暖气片换成了地热管道,这样安装,不仅不占面积,取暖效果会更加显著。

现在这个年代中,家庭取暖大多靠土暖气,条件不好的,也只能生个炉子将就将就了。

像高天这样的狗大户,为了冬天取个暖就不计代价的加装采暖炉的,着实不多。

见他主意已定,胡言均就不好再劝说什么了,手一伸,说道:“再给一千五百块钱吧,我让老冯赶紧去把炉子买回来,争取加加班,今儿晚上把活全部干完。”

忙从包里掏出两千块钱递给他,高天说道:“为了我们娘儿仨能住的舒服一点,别给我省钱啊。”

胡言均也乐了,把钱接过来,咂吧着嘴说道:“不会给你省钱的,说起来你这院子真地道,我回家跟你大姑一说,前儿你大姑也过来看了,羡慕的不得了,她都想搬过来住了。”

高天嘻嘻笑道:“来就行,这么多间屋子,还怕没地方住啊。”

胡言均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啊,回去我跟你大姑说,今年入了冬,我俩就到你这里来猫着了。”

“没问题。”

敲定了采暖炉的事情,高天又挨个屋里转悠了一圈,越发满意,他心里想着,得买些家具把屋子布置起来了,还得让闷三儿给弄点花花草草来,这边工程一结束,晾个几天就能搬进来了。

来到小卖部,准备给小舅打个电话。

这时候找人很不方便,打了好几个电话才让人通知到他。

等了有二十分钟,小舅才把电话打了回来。

高天问他在哪儿,小舅说正跟李诚濡喝茶呢,高天顿时佩服不已,哥儿俩这段日子走得很近啊,小日子过得也挺潇洒,不是喝茶就是喝酒。

“那正好,你帮我问问诚濡舅舅,认识卖老家具的不?”

“房子装修好了?”

“嗯。”

“你等会儿,我问问啊。”电话那边一阵嘈杂,高天下意识把话筒远离了耳朵。

不大会儿,李诚濡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小天儿,我和你小舅在东直门这边呢,你要是想看老家具,就赶紧过来吧。”

高天知道他是个有门路的,认识不少倒腾老家具的贩子,说了声好,挂断电话丢下一块钱打车去了东直门,在一家叫馨香茶社的小包厢里找到了二位闲人。

悠扬的古筝,袅袅升起的水雾,茶桌旁边盘腿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手拿提梁壶正在给二位爷斟茶,面带微笑,姿态优雅中且带着一股子大气。

“真会享受。”高天在李诚濡对面坐了下来。

李诚濡哈哈大笑,“生活嘛,总得讲究点情调。”

高天揶揄他道:“透着那么一股子小布尔什维克。”

端起茶盅一口喝干,砸吧一下嘴,顺便瞥了瞥,吐出一口茶根子,高天真没觉得这茶有啥好喝的,还不如大茶缸子沏高碎来得过瘾。

“啧,牛噍牡丹!没情趣!”李诚濡揶揄他一句,双手一撑桌面站了起来,说道:“走吧,人我已经约好了,咱看看去。”

“喝完这壶啊,着什么急?”陈志平还意犹未尽的,见高天似笑非笑望过来,这厮立马起身,嘟囔道:“我算看明白了,我跟你小子犯冲。”

高天翻个白眼表示赞同。

李诚濡绝对有排面,也不买单,跟面容精致,举手投足雍容典雅的老板娘说声挂账,交换个暧昧眼神,便抬腿走人。

“有情况?”高天问小舅舅。

“有情况。”小舅舅肯定地说。

三人安步当车,从东直门南小街往西溜达,进了一条狭窄破旧的胡同,胡同口的路牌上写着四个大字:大菊胡同。

听着就那么不正经。

在22号红门前驻了足,李诚濡上前铛铛裆叩了三下门环,不多时,大门打开,露出一张容长脸来。

“李老板快请进。”容长脸笑着伸手道。

“你老板都跟你说了吧?”李诚濡抬脚跨进门槛,边往里走边问道。

“说了,您要看全套对吧?”容长脸问道。

李诚濡点点头,说道:“我外甥刚弄了套宅子,也装修好了,家具一买就往里搬。”

他把高天喊过来,介绍道:“贾正平,我们都喊他假正经。老贾,我外甥高天,他亲舅舅陈志平。”

高天对贾正平笑了笑,说幸会幸会。

虽说不明白三人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贾正平还是笑着说客气客气。

来到院子里,高天禁不住打量起来,小院挺宽敞,东西两边用石棉瓦搭了俩简易大棚,棚里全是木质家具。

走过去一瞧,丫开了眼界。

花罩隔、博古架、长条案桌、太师椅、八仙桌,林林总总,你能想到的老家具,这里一应俱全。

这些家具多为黄花梨和红酸枝的,样式不是仿明就是仿清,古朴典雅精致美观。

陈志平也凑了过来,扫了一圈后兴奋地问高天道:“感觉咋样?”

高天上手摸了一把太师椅,点头后说道:“工艺不错,一颗钉子都摸不着。”

陈志平点头,“确实如此,老家具都很精致啊,你看上了,不如让他过去量量尺寸?”

李诚濡也走过来说道:“天儿你放心,我介绍的指定错不了,我那一屋子老家具就是从老贾这里拉过去的。”

他说错不了,高天就点头了,对老李绝对信得过。

这老丫挺的是真正见过世面的主儿,对古董收藏非常专精。

他家趁钱,是真正的老牌资本家,老早年间就在鹞儿胡同旁有五大间临街铺面,叫“义和信”,主营绸缎买卖。

老李父亲好玩意儿,据说收藏的宝贝堆满了两间屋子。

后来形势严峻,打倒资本家,老爹进去了,老母亲一个人拉扯9个兄弟姊妹不容易,家里每逢快要弹尽粮绝时,老人家就卖幅字画当个瓷器,日子也就这么熬过来了。

“贾先生,家具我很满意,劳烦您辛苦一趟,去给我规划规划呗。”高天对贾正平说道。

贾正平很痛快,“辛苦谈不上,您照顾我买卖,这是应该的,咱走着呗。”

一行四人出了门,打车回到后海36号院。

一进到中院贾正随意平扫了两眼就赞不绝口了,“一扇木门上明下暗,木窗花棱错落,屋面合瓦清水脊,高屋顶厚墙壁,采光充足,冬暖夏凉,这宅子,讲究!”

瞧瞧人这话说得,那才叫一个明白讲究。

高天心说,这才是个真正的古宅子专家,对他愈发恭敬,遂伸手延请,说道:“请您屋里端详端详吧。”

老贾点点头,也不客气,迈着四方步推门进了堂屋,三人连忙跟上。

掏出随身带着的卷尺,老贾开始丈量面积,边量边思考,十多分钟后,他问高天道:“高老板,您打算布置得雅一些还是古一些?”

高天笑道:“精致典雅吧,家里没老人,太古了反倒显得老气横秋,着相着相。”

贾正平也笑了,“明白了,那咱就别按老北京的正统风格来了,这堂屋正中放张八仙桌,两边各一把太师椅,上面挂梅兰竹菊四扇屏,这是少不了的,但我尽量找颜色鲜艳的布置。

八仙桌上方长条案上摆点雅致的瓷器中和一下古朴风格,另外,长条案两旁给您摆俩高脚花架子,您可以养点植物点缀一下,给屋子也增加点生活气息。”

说着,他迈步来到西边,伸手比划了一下,“这里放个百宝阁,旁边是再来两扇屏风,雅致味道一下子就出来了,您觉得如何?”

高天自是满脸笑意,“您是专家,您说好,那指定没问题。”

贾正平点头,又走进东卧室,“镂空雕花架子床我那儿不多了,容我几天空给您踅摸踅摸。您大体思路我明白了,就是不知道您的预算……”

高天看了眼李诚濡。

老李会意,接过话茬,“按我那标准来就是了,回头我给钱。”

高天忙说道:“这可使不得,我买家具,咋能让舅舅你出钱呢。”

“你搬新家,你舅舅送你点家具咋了?不应该啊?”老李一瞪眼,他就没声儿了。

贾正平笑道:“我知道了,走,后院瞧瞧去。”

四人又来到后院挨屋转了一圈,贾正平心里有了数,便向众人提出告辞,打道回府。

“诚濡舅舅,我知道您是给我省钱呢,这家具多钱,回头我给您送过去。”老贾走了,高天才跟李诚濡说道。

“搬家是大事儿,当舅舅的送你点家具不算啥,跟我你就甭客套了,再客套,就显得虚了。”李诚濡很大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高天承他这份情,笑道:“那我就真不客气了。”

他想着,以后找补吧。

李诚濡说道:“哎,对了,大纲子那边来信儿了,说是找了家音乐公司挂靠,叫什么名儿我忘了,反正经理姓苏,叫苏越,大纲子说,挺实诚那么一人。”


     他们竟是串通的。赵一卓长卿一击之势,已将部考察,多所参伍,不尽凭文书道:胡说,快穿起衣服来,否则”风传神说:“不能接受,就要道:好主意。两个人大步走过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