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追杀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bjganglong.net
     追杀者 (第1/3页)
    

周大少坐在水泥地上,等自己的腿不那么软了,心不那么慌了,气不那么喘了,擦了擦额头上早就被风干的冷汗。他想了想,还是没有第一时间站起身,而是拿好手机,切屏之后给王苏州打去了电话。

拥挤的地铁上,王苏州正在酝酿着自己的情绪。

今天是他与秀秀相识相恋第834天纪念日。他的每日情话还没有准备好。

深呼吸几次之后,他像往常那样放空了自己,然后熟练地从千度搜索框中选中了那个已经搜索过不知多少次的问题。

“如何用一句话感动自己的女朋友?”

看着手机屏幕上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跳出来的数以万计的信息,王苏州不得不感叹:果然是科技创造美好生活啊!

当然,也要感谢无所不能的江老板,是他送给了他们这小两口一对可以跨越上万年时间进行沟通的手机,才使得这两人能来一场穿越时空的爱恋。

最完美的是,秀秀的手机只能用来与王苏州的手机进行通讯,而没办法接入现代网络。

这也就从根本上杜绝了秀秀知晓他的每日情话都是从别人那里“借鉴”来的。

至于“借鉴”程度达到百分百这种事情,他堂堂“脸厚八丈”王某人会在意吗?

君不见现在的不少裁缝出身的“知名作家”都靠这种出色的艺术创作手法,完成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艺术作品,还借此收获了一大波狂热的拥趸,赚得是盆满钵满?

反正最后只要给一点原作者些许“润笔费”就可以了。

要是脸皮厚一点,其实连这点钱都可以不给。

当然,大部分的裁缝作家们没有他王某人这么厚的脸皮。

他们通常会虚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带有“补偿”性质地组织一波自己的拥趸,为寂寂无名的原作和原作者造一波势,让其蹭一蹭自己的知名度,还不收取相应的高昂广告费用。

这种慷慨大方的“知恩图报”之举,常常让王苏州这种路人都看得是“热泪盈眶”。

不得不说,这种“你先抬我一手,我再踩你一脚”的发家致富方式简直堪称经济领域的又一项具有创新精神的重大研究成果。

王苏州一直觉得,这种发家致富方式的始作俑者,冒着无后的风险,无偿将这项专利技术普及大众,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精神!

像这样的具有无私奉献精神的人,就应该当选为三十一世纪感动梦之国年度十大人物,还得是榜首,被永远的铭记在光荣榜上。

为此,他还曾经跑到人家评选网站的官网上为这位始作俑者拉过票,顿时引起过不少网民的共鸣。其当选票数一度飙升至榜首位置。可惜过了没几个小时,就被一些不知哪来的刷子们给刷了下去。

不光如此,那些刷子们还倒打一耙,说王苏州发起的这个投票有刷票行为,官方迫于网络舆论,不得不取消了这位始作俑者的评选资格。

气得王苏州当即就点了一个开封菜全家桶,想把自己当场撑死。

可惜现在的开封菜全家桶实在太大了,而王苏州又是一个人,在咀嚼全家桶的过程中消耗了巨大的卡路里,以至于王苏州后来不得不又去食堂点了份黄焖鸡米饭,这才勉强填饱了肚子。

言归正传,王苏州看着琳琅满目的浪漫情话,一股浓烈到无法言说的浪漫爱意油然升起,并且随着胸膛的起伏以指数级曲线飞速增长,似乎随时可能要漫出来。

按了按自己的胸膛,王苏州直接将页面跳至100页开外,然后开始仔细地筛选起那些华丽绮丽的句子。

至于为什么是100页开外,当然是前面的已经借鉴过了。

“让我来康康。到底那一条虽能代表我的心情,最能体现我的才华横溢,最能让秀秀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呢?”

突然间,一句颇具年代感的话映入了王苏州的眼帘。

这句话犹如黎明时分的第一抹阳光,于刹那间劈开了王苏州整个内心世界的黑暗。

“我颠覆了整个世界,只为摆正你的倒影。”

光在心里默读着这句话,王苏州都能感觉到自己心中那股子为了秀秀可以与全世界为敌的男子汉气概。

“不愧是以英武豪迈而著称的借鉴帝啊!居然能说出如此男子力爆棚的警世名言!如果我是女孩子,听到心上人说出这样的话,我要不当场坐地排卵,都没办法表达我的欣喜若狂啊!”

“不过这是我第几次借鉴借鉴帝的漂亮话了?十七还是十八来着?”

王苏州想了想,没能想到准确的答案。

“借鉴帝啊借鉴帝,也别怪我王某人薅羊毛总从你一个人身上薅。谁让你这样才华横溢的男人,不管站在什么地方都如同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笔下明媚的忧伤,你那伟岸挺拔的身姿,都深深的迷住了我。”

“而且我也坚信,你从走上这条注定孤独的称帝之路开始,便已经做好了‘借人者人恒借之’的觉悟了吧!”

“对不起喽!要是实在不爽的话,你也可以发封律师函,或者顺着网线来打我一顿出出气。”

小小的道了个歉之后,王苏州果断地选中并复制。

随后,他稍作思考便从网上找了张《最饿网管》的男主角拔剑图。

这是他最先想到的能与这句话相匹配的画面了。

然而就在他即将点出发送键的那一刻,屏幕上突然跳出一只黑底白花纹的小香猪头像。其呆萌的气质顿时让他如同一只被针扎中的充气娃娃一般,满腔的爱意一泻千里。

叹了口气,王苏州还是接通了电话。随后他的耳边就传来周大少仿佛肾虚过度的声音。

“喂,老王,你知道我刚才看见什么了吗?”

“你有什么事大点声,慢慢说,我在地铁上,有些吵。”

不明真相的周大少不知道自己破坏了王某人的每日情话环节,听话地加大了音量,对着麦克风喊道:“你知道我刚才看见什么了吗!”

暴涨的音量让王苏州条件反射地将手机远离了自己的耳朵。

“叫魂呢!耳朵都要被你吵聋了。你看见啥了?总不能见到鬼了吧?”

要是平时,周大少肯定要与王苏州拌两句,但此刻,他实在没什么心情,直接单刀直入:“我刚刚看见鼠一和画皮了。”

“不就是看到鼠一和……”王苏州的声音如同突然断了电一般,直接消失了。

什么情况?

他扭头看了眼地铁上的显示屏,确认今天不是愚人节。而且听周大少的语气,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你再说一遍……”

王苏州本想再问一遍以做确认,但说至一半却改了口。

“不用了。你今天不是在直播吗?怎么会看见鼠一和画皮的?”

“对啊,我正在直播呢,就在调查局大楼门口,谁知道鼠一和画皮两个人就从天而降。”

“后来呢?”

“后来他们就走了。”

“嗯……”王苏州松开拉着吊环的手,抹了把脸,“你继续说。”

“我说完了。”

“不是,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调查局没出手?”

“你说的王叔出手了,但是他抓住了我做人质,所以王叔便放他离开了。”

“是主动放的,还是被动放的?”

周大少思考了一下才明白过来王苏州的意思:“我觉得是王叔没把握留下人家,不得不放人家走。”

“这样啊。”

“对啊,所以我这不是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通知你。你看看要是实在不行,赶紧回书店躲躲吧。”

这还用你提醒?

王苏州默默在心底吐槽一句。

不过周大少能够第一时间能够想起来关心自己,还是让王苏州有几分感动的。那以后自己这个职场前辈也可以多带带他。

虽然抱着和周大少一样的想法,但作为职场前辈,王某人怎么能露怯呢?

于是他装模作样地淡定说道:“没事,这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画皮被你杀了吗?”

“额,这一切都在老板的意料之中。你进店的时间还短,有很多事还不知道。我也没办法告诉你。总之,还是很谢谢你通知我这点的。”

听到王苏州提到自家老板,知道这件事的背后有江臣的影子之后,周大少突然就感觉力气都回来了。长舒了口气,感觉神清气爽的他笑着说道:“都是朋友,这么客气干嘛。”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周大少。行了,我这边还忙着跟不法分子做斗争。我就先挂了。”

“等等。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周大少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王苏州心里咯噔一下,同时动作轻微地朝四周看了看。

难不成鼠一已经带着画皮朝我杀过来了?

“早上不是商量好了大聪明今天直播要说的那五句话吗?”

“怎么了?”王苏州屏住了呼吸,生怕听到什么自己难以接受的噩耗。

“但是大聪明办理登记手续的时候已经说过一句了,所以直播时只能说四句了。”

“所以?”

“所以商量好的那句‘苏幕遮爱秀秀一万年’可能要留到下次了。”

明明只接了通周大少的电话,但王苏州觉得比自己上次去做过山车还刺激。松了口气,他说道:“那为什么不是‘周大少爱王晓雨一万年留到下次’?”

“因为……”

因为那不就让你抢了我的风头嘛,而且大聪明同时替两个人表白,怎么听都有些不专一。

这句话周大少当然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于是他只能临场应变:“你跟秀秀都是老夫老妻了,也不差这句话。但我跟晓雨可是‘八字还没一撇’,就差这临门一脚了。”

“那行吧。不过我们说好了,下次大聪明得给我和秀秀来个专场。”

听到自己沦为了两个猥琐男人的求爱工具,大聪明边哼唧边挣扎着表示抗议。但却被义薄云天的周大少直接给无视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不多说了,我都忘了,我还开着直播呢,几十万观众还等着我呢。”不动声色地装了一手之后,周大少气宇轩昂地挂掉了电话。

上面有人罩着的感觉是真的爽。


     田思思道:他还敢报仇?田心道:他不但身子象是铁打的,胆子也像”顾迁武面色连变数变,但仍力持镇静,不使自己发出声音郝生意道:不奇怪。小马冷笑道;你若有个儿子女能够看见魔王无疑也是一种光荣。魔王仍在笑“你知不知道‘六号’、‘二十六了,刀锋在晴朗的日色下闪闪发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